AP CODE 11.59 UNIVERSELLE 超复杂自动上链表

用「复杂」来形容全新Augemars Piguet Code 11.59 Universelle,代号RD#4超复杂自动上链表最适合不过。结合了23项复杂结构于一身,能在表壳上显示40项功能,堪称爱彼历史上所做过的最复杂表款。很明显地,AP执行长François-Henry Bennahmias在今年底离任之前,将所有精力与资源,完全灌注在这个他一手催生出来的小宝贝之上。

Universelle RD#4的研发灵感,来自于1899年的Universelle大复杂圆形怀表,当时的机芯由1168个零件组成,拥有26项功能显示。而1996年,Augemars Piguet发表其近代大复杂功能回归之作Ref. 25806,以及1999年发表「八大天王」第一号作品Ref. 25923之时,也都是装载在Jules Audemars系列之上。也就是说,自古以来AP的大复杂功能,一直都是以圆形表款为其最重要表现舞台。而Code 11.59系列被认为是Jules Audemars系列的继承者,也就成为这枚Universelle RD#4 第一次现身的当然之选了。

把23组复杂结构、40项功能显示,多达1,155枚机芯零件,组装进入Code 11.59的表径42mm、厚度15.55的表壳之内,同时拥有「大自鸣」、「超问报时」、「万年历」、「追针计时」与「飞行陀飞轮」与「自动上链机制」。这些复杂功能看起来很传统,但事实上都利用现代制表技术做了改良与优化。例如其机芯结构相当强壮,机芯表桥的角度结构有如建筑钢骨般提供良好的抗震能力。

背采用军官式后底盖,开启后可以欣赏美妙的机芯结构,但同时也做为「超问表」结构的扩音机制。此外,各项功能操作都经过严密的设计,力求让手表看起来清爽简洁却又方便使用。所以,把追针启动钮、万年历调校、自鸣模式选择,都整合进表侧的三个按钮之上复合使用。